以前總感覺懷寶寶非常容易,懷孕頭四十天,因為賣北京的房子,從濟南來回北京就跑了三趟。先生出差,我五點多給他做早餐。結果,他回家那一天,就見紅了??瘁t生查不到胚胎,醫生擔憂是生化妊娠,不敢用藥,之后就小產了。
想不到,之后去檢查,老公一切正常,我卻有情況嚴重的腺肌癥,難怪這些年始終被經痛所擾。這也算內膜異位癥,許多人異位是在骨盆內,我則是到子宮壁,子宮被撐大了。直到現在,子宮就跟懷孕兩個月一樣,每一次做b超,醫生一眼全看出來。
此后就開始了漫漫求醫路。上海、青島、濟南許多地區看,藥吃了成千上萬,除開中間懷過一次又小產,始終沒動靜。
直至2011年,我確實等不起了終于決定做試管,那時候大家觀念還相對保守。為做試管嬰兒跑醫院門診,自己都感覺不好意思。想要寶寶的心情就是我那時候最大最原初的動力,促進著自己,一路一往無前,跨過那些體力、心理上的阻礙。
第一次國內試管嬰兒取卵算是圓滿,前期胚的級別也較為高。初次試管嬰兒取卵6顆,3顆前期胚,移殖三次,最后一次移植成功,卻在孕后50多天胎停育。再次試管嬰兒取卵3顆,配出一顆前期胚,質量不好放棄。第三次試管嬰兒取卵8顆,配出6顆前期胚,移殖三次,均不成功。
醫生不會解釋為何不成功。做試管嬰兒前后,我都親身經歷過胎停育,始終認為是試管胚胎的問題,之后才意識到,可能腺肌癥才是罪魁禍首,由于即便懷起,子宮的營養供不上,也會造成停育。沒想到,這點在以后有機緣去了國外做試管嬰兒,得到了證實。
2015年,在國外準備試管前,醫生看過我的檢查單,他說了一句讓我驚訝得話。“你的腺肌癥太比較嚴重,再次試著只怕是浪費胚胎,考慮代孕吧。” 每個字都打心里,淚水沒出來,內心卻哇涼哇涼的。 國內就診,那么艱辛也過來了,只不過想當個母親。難道說不是親身經歷懷胎十月,才有真正當母親的感覺么?老公看著我一路走來那么艱辛,于是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下來了,心里掙扎良久,最后被說動。想通了,學會放下自己生的念想,倒也得了一份輕松,我能專心調理,只求試管嬰兒取卵了。接下去的試管嬰兒取卵,并不如意。更加感受到,年紀每長1歲,人體的轉變已悄然產生。以前尚覺試管嬰兒取卵非常容易,在數次遇到空泡才知道是多么艱辛。
2015年5月,拮抗法,試管嬰兒取卵3顆,1顆精卵結合,未走到囊胚,培養停止。8月長方案,試管嬰兒取卵5顆,1顆前期胚,2顆囊胚。11月試管嬰兒取卵3顆,1顆授精,后培養停止。2016年3月,微刺激,采卵均空泡。就這樣,近1年的時間,攢下1顆前期胚、2顆囊胚。
盡管并不是自己生,都是在和時間賽跑,再次試管嬰兒取卵的同時,已啟動了在美國的代孕。
其實,從放棄自然懷,轉向做試管,放棄自己生,轉向代孕,最初都以為會速戰速決。早已退讓一步了,也要怎樣呢?但是,曾認為的短跑,生生拉變成漫長的馬拉松。
所有的過程全是艱難困苦,就連代孕,都是跌宕起伏。選擇代孕媽媽時,我沒選太年輕的,最好生過小孩,那樣更容易著床,心理上不容易過度緊張,飲食上也特別注意些。不但我們選,代孕媽媽也有權利挑選顧客。是不是離異家庭、雙性戀,這全是他們考慮的因素?;蛟S,更關鍵是彼此能否對上眼。
總算,確認了第一位代孕媽媽,2016年3月,試管移植前檢查,她的子宮壁只有6.2毫米, 過薄。之后實施清宮術,休息三個月后,移殖1個前期胚,失敗。這時候,早已耗去整9個月,而代孕媽媽的內膜厚度自始至終不理想,我們最后決定拆換代孕媽媽。
確定下一個代孕媽媽后,都來到醫院初審這步了,結果審批材料時發現她有哮喘病。盡管藥品對懷孕期間不影響,我們還是放棄了,確實不想有半點差池。
第四個代孕媽媽也是已簽訂,卻又因她母親出現意外,無法開始。
直至第四個代孕媽媽,她有3個小孩,曾為他人代產過。
2016和2017年,再次試管嬰兒取卵,雖有2次都培養停止,最后攢到2顆前期胚、2顆囊胚。
2017年6月,試管胚胎選用二階段移植術植入。一周多后檢查,HGG水平輕微升高,我們很激動,此次有戲了!萬萬想不到,7月4日,判定生化妊娠。
再度試管嬰兒取卵,心情復雜,我就禁不住淚水不自然就留下來了,之前試管嬰兒取卵她們還開玩笑:“姐姐,不想再見到你了。 ”可一切,遠非如人意。想不到,2個月后再度移殖,真的成了。
 
多次取卵試管移植
 
移植成功后,代孕媽媽與我定期手機微信聯系。選擇了,就信任她,我們連視頻也通得不多。
產期是2018年5月,3月我與先生赴美國,和代孕媽媽初次見面,代孕媽媽始終稱呼“你家的小寶寶”,我覺得也是很職業的一面。她也曾釋然告訴他自己的小孩,她不過是助人者,協助備孕艱難的夫妻得到1個小孩。
生產前一天我還在產房陪了代孕媽媽一整晚,當女兒清澈的哭泣聲傳出來,我親自剪去胎兒臍帶,7.7斤??匆娺@個小人兒,淚奔涌而出,跨越了萬水千山,總算等來了這一刻。
此次代孕,本來期待是雙胞胎寶寶,無奈植入2個試管胚胎,只成了1個?,F如今,我依然在和時間賽跑,繼續試管嬰兒取卵,希望給女兒再帶個弟弟或妹妹。永不放棄,這是信念,也是宿命。
之前的代孕媽媽39了,還可以再代孕一次。我前天又簽了她。盡管年紀大了,但她身體素質非常好,也算和我們有緣分。“不要輕易放棄,做媽媽的權利。”我把說給自己得話,贈給那些同行的姐妹們。